<i id="g4v9c"><bdo id="g4v9c"></bdo></i>
<u id="g4v9c"><bdo id="g4v9c"></bdo></u>

<i id="g4v9c"><sub id="g4v9c"></sub></i>

學術視野

構建生育友好型社會

來源:北京日報 發布:規劃評獎部 發布日期:2024-05-13 閱讀:108

當前我國人口發展呈現少子化、老齡化、區域人口增減分化的趨勢性特征。持續低迷的低生育態勢,影響著中國社會總體可持續發展。生育是內含經濟理性的行為,主要由于生育的成本、風險和代價太高,而生育的收益、效用和回報相對較少,普遍進入成本約束型低生育時期。生育友好既有對少生不生的包容,也有對多生優生的鼓勵和支持。生育友好型社會的構建是針對低生育、少子化、老齡化所包含的系統性人口危機而言的,其實質是支持生育和鼓勵生育,以擺脫低生育的風險和困境。生還是不生?生幾個?并不是簡單的問題,這其中既有生育主體的實際考量,也受到了經濟社會環境多種因素的影響。因而,生育友好型社會的構建是國家多級推動、中央到地方政府共同負責、企事業單位和全民共同參與的一項復雜的社會系統工程,需要多維度思考和發力,遵循生育的文化友好、權利友好和福利友好三個基本邏輯。

生育的文化友好

在文化和價值上彰顯生育友好,實則也是孩子友好、母職友好、家庭友好、養老友好、國家友好和發展友好。生育的文化友好即認知友好,質言之,對家庭、國家與社會而言,新生人口是潛力無限、價值無限的希望人口與朝陽人口。生育作為人口再生產活動,屬于社會勞動的一部分,其創造的社會價值值得尊重。生育文化,無論是傳統還是現代,都有一個共性特征,那就是生產和養育人的基本文化都強調一個子福——傳宗接代、永續發展給人類帶來的福祉。女性作為生育主體,需要來自家庭和社會雙重的“母職尊重”,這可以幫助職業女性維護好職育平衡關系,進而有可能適度提升生育水平。

生育具有價值性和人文性兩個基本屬性。要大力弘揚全社會和家庭、父母對孩子“獨立生命體”的尊重、理解、包容和支持的大愛,而不是把孩子當作私有財產、固執于自我偏見的角度認識和塑造孩子,以及不利于孩子成長的溺愛、偏愛、無愛,要將愛與慈悲放到現代生育文化的靈魂深處。否則,即便低生育態勢有所改善,也與人口的高質量發展的初衷背道而馳,因為孩子如果在欠缺智慧之愛的環境中成長,難以成為真正的人才。

生育的權利友好

多樣性是生育的本來面目,給生育最大的包容才可能找到激發生育率回升的契機。出現低生育態勢的社會,其生育政策所具備的最大包容性就是回歸自由生育、自主生育的本來面目。“十四五”規劃指出:“實施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國家戰略。制定人口長期發展戰略,優化生育政策,以‘一老一小’為重點完善人口服務體系,促進人口長期均衡發展。”“增強生育政策包容性,推動生育政策與經濟社會政策配套銜接,減輕家庭生育、養育、教育負擔,釋放生育政策潛力。”彰顯了新發展格局中與時俱進的人口發展觀和人口治理觀。應充分考慮到生育意愿的多樣性和生態合理性。讓生育兩到三個孩子成為社會主流,這是擺脫低生育、少子化、老齡化危機的根本途徑。為此,要早日促成第三次人口轉變(核心是使低生育水平恢復到近更替水平區間)的到來。

生育的福利友好

生育具有內部性(對家庭的影響)和外部性(對社會的影響),而且有正負之分。從全球治理的角度看,走生育福利化、社會化、國家化的道路是面臨持續低生育挑戰的國家共同的應對之策。

生育福利的種類包括物質獎勵、收入改善、服務升級和環境優化。生育福利化是指有利可圖,提升預期。生育福利的社會化是說部分生育、養育、教育的成本應由社會承擔。生育福利的國家化是說國家應當承擔更大的責任,通過制度化和法律化的途徑來界定生育福利化的主體責任。打造中國特色的生育福利化社會或許是中國社會可持續發展的必由之路。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提出的“家庭友好政策”可供借鑒。“家庭友好政策”支持家庭照料嬰幼兒的需求,同時也讓家長可以履行工作職責,使父母更好地平衡育兒和就業關系。中國女性職育關系的平衡問題比較嚴峻。中國實施全面二孩政策以來,相對較重的家庭照顧責任在城鎮女性就業全過程中存在著嚴重的母職懲罰效應,特別是家有0—6歲幼童的女性,這一效應體現得更為強烈,多子女多負擔是客觀存在的。承擔家庭育兒責任的不利影響貫穿了女性職業生涯和家庭生命周期的始終?,F實中有潛在生育需求的職業女性在職場遭遇歧視的現象并不鮮見。對此要細致研究、立法保護職業女性的就業權利和生育權益。

生育的福利友好主要包括了兩個福利供給主體,即政府和企業。首先,生育的第一福利友好即政府友好。國家是生育福利社會化的第一責任主體,政府部門是相關的責任方,發力方向是“支持和鼓勵生育”。政府要給二三孩家庭做福利加法,給國民以公平公正的大國生育福利待遇,并且建立成熟的長效機制。簡單說,要讓愿意生的適齡人群“生得起”“養得好”。國外的生育津貼(或者牛奶金、嬰兒花紅)比較普遍。自2021年5月31日實施三孩政策以來,我國多地政府開始陸續發放生育福利金,推出育兒補貼。地方政府的探索剛剛開始,效果如何,能否達到預期,還需拭目以待。

其次,生育的第二福利友好即企業友好。2023年7月1日起,攜程投入10億元來補貼員工生育,全球范圍內入職滿3年的攜程員工,每新生育一個孩子,將獲得每年1萬元的現金補貼,發放至孩子滿5周歲后終止。推出新育兒福利,旨在為員工生育提供經濟支持,讓他們不會因生育而犧牲自己的職業目標與成就,這彰顯了生育友好型企業的胸懷、遠見和擔當。令人欣慰的是,生育友好型企業(家)隊伍正在成長壯大,雁群效應若隱若現。

歸根結底,生育友好型社會創建的根本在于如何看待低生育危機和樹立什么樣的生育價值觀。生育友好包括了對少生不生的包容,也包括了對多生優生的鼓勵和支持。生育多樣化的狀態和選擇,只要是理性和負責的,都值得尊重。當然我們不是為超低生育率喝彩,而是要為低生育時代的新人口問題未雨綢繆,因為低生育目標的實現并不意味著中國人口問題的終結,而是伴隨著中國人口問題的轉型。為此,國家要打造生育友好的認識(價值)共同體、社會共同體和責任共同體,從生育的文化友好、政策友好和福利友好三個方向大力推進?! ∽髡撸耗鹿庾冢ū本┐髮W人口研究所教授)

毛多多bgm

<i id="g4v9c"><bdo id="g4v9c"></bdo></i>
<u id="g4v9c"><bdo id="g4v9c"></bdo></u>

<i id="g4v9c"><sub id="g4v9c"></sub></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