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g4v9c"><bdo id="g4v9c"></bdo></i>
<u id="g4v9c"><bdo id="g4v9c"></bdo></u>

<i id="g4v9c"><sub id="g4v9c"></sub></i>

學術視野

充分釋放老年健康領域的人口紅利

來源:學習時報 發布:規劃評獎部 發布日期:2024-04-28 閱讀:103

完善人民健康促進政策、推動實現全體老年人享有基本養老服務,是黨的二十大作出的戰略部署,是實施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國家戰略、實現人口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內容。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也把健康和養老問題落實在一系列政府工作部署中。作為社會保障重要內容的老年健康服務,需要以增進基本公共服務供給的方式來推動;涉及老年人群的健康產業,則是銀發經濟與大健康產業的交集,可以成為新的經濟增長點。因此,促進老年人健康的重要意義,甚至超出了基本公共服務體系完善和涉老服務產業發展本身。要從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挑戰出發,探索老年人健康產業發展,從供需兩側培育經濟增長動能。

人口老齡化加速帶來的挑戰

隨著中國人口結構性發展和變化,低生育率導致的少子化和人口負增長,形成對經濟社會發展的嚴峻挑戰。不斷加深的人口老齡化,也日益成為一個新的國情特征。從國際上通常采用的定義來看,2000年中國的老齡化率即65歲及以上人口比重達到7.0%,標志著整體進入老齡化社會;2021年中國的老齡化率提高到14.2%,標志著整體進入老齡社會;2023年這一數據進一步提高到15.4%。在過去十年里,老齡化率每年提高大約半個百分點。按照這個趨勢,預計到2033年或2034年,中國老齡化率將會超過21.0%,標志著中國將成為高度老齡社會。

在老齡化帶來的諸多挑戰中,老年人口的健康需求更為突出,供求矛盾較大。世界衛生組織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人口出生時預期壽命為77.4歲,預期健康壽命為68.5歲。也就是說,中國老年人有8.9年的時間處于不健康狀態,老年人群體中“長壽不健康”的問題較為突出。從國際比較看,預期壽命和預期健康壽命之間存在著十年左右的差別并不算異常。例如,作為高收入國家的澳大利亞、中等偏上收入國家的巴西、中等偏下收入國家的喀麥隆,雖然在預期壽命和預期健康壽命上存在著較大的差異,但三國均具有兩個指標之間的差距,分別為12.1年、10.5年和7.9年。

中國的獨特之處在于老年人口規模巨大,相應地,處于不健康階段的老年人規模也是十分龐大的。中國人口轉變速度及老齡化速度之快,必然帶來一個特有的現象,即老年人口規模迅速增長。按照聯合國預測,2034年中國成為高度老齡社會時,65歲及以上人口總規模約為2.93億,占全球老年人口的27.6%??梢?,解決好老年人健康問題,是保障和改善民生一個必須有所作為并且可以大有可為的領域,有助于顯著提高人民福祉,同時創造新的人口紅利,助力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現代化。

促進老年人健康的現實意義

在2035年如期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并且以人均國內生產總值、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基本公共服務供給水平等衡量,成色十足地進入中等發達國家行列,離不開以14億多人口為基礎的超大規模人力資源和消費群體的支撐。數億健康老年人口,也必然是人口紅利和超大規模市場的積極貢獻者。因此,提高老年人健康保障、促進涉老健康產業發展,具有重大意義。

一是有助于提高老年人勞動參與率,增加勞動力和人力資本供給。吸引和接納大齡勞動者就業、提高老年人口的勞動參與率,從而達到延遲實際退休年齡的目標,需要以老年人的身心健康水平為基本條件。提高健康基本公共服務供給和促進涉老健康產業發展,可以從健康角度提升老年人的人力資本,延長他們的經濟活動年限。這方面的努力意味著對“新的人口紅利”或人才紅利的深度開發,從供給側對勞動生產率提高和GDP增長作出貢獻。

二是有助于解除老年人的消費后顧之憂,釋放居民消費潛力。老年人的健康消費固然是一個重要的需求因素,可以通過增加消費支出、促進需求結構“三駕馬車”的平衡,從而增強社會總需求的可持續性,不斷挖掘經濟增長潛力。與此同時,作為基本公共服務的重要內容,老年人健康保障的充分性還有利于緩解老年人群的預防性儲蓄動機,進而使其消費意愿與消費能力更加匹配。

三是有助于補足在健康領域涉老基本公共服務和市場供給的短板,增進全體老年人福祉。“未富先老”的表現之一就是,在養老保障、老年人醫療和其他健康服務方面仍然存在著短板。補足短板總體上要遵循盡力而為和量力而行相統一的原則。在具體推進中,由于增進老年人健康可以收獲“新的人口紅利”,同時涉老健康產業也可以成為新的經濟增長點,由此創造出的人口紅利或改革紅利,直接表現為產出和收入的增長。

老年健康領域的政策必要性和目標

我們通常所講的人口紅利概念,實際上具有狹義和廣義兩種涵義。從狹義上說,人口紅利是指在勞動年齡人口增長快、數量多和比重大的條件下,勞動力數量和質量供給、資源重新配置、儲蓄率和投資回報率等,均有利于形成更高的經濟增長速度。從這個意義上,長期支撐中國經濟增長的人口紅利正在消失。從廣義上說,在任何人口結構下,如果能夠有針對性地投資于人,充分挖掘特定人群的超大規模優勢,均可以從供給側和需求側創造有利的經濟增長條件??梢?,挖掘廣義人口紅利,是促進人口高質量發展的必然要求,需要公共政策發揮更大的作用。

具體來說,人口老齡化在一定程度上對經濟發展具有負面影響,甚至帶來沖擊性的效應,譬如降低潛在增長率、對經濟增長的需求制約、加重養老負擔等。然而,創造必要的制度條件,推動特定的產業發展,仍然可以充分利用人口老齡化的積極方面。例如,預期壽命和預期健康壽命的提高,可以成為“新的人口紅利”的人力資本基礎。即便是“未富先老”這一特征,也有其積極的一面,譬如挖掘諸多尚存的后發優勢潛力。因此,在更高程度的老齡社會,同樣蘊含著可供挖掘的人口紅利。

促進有關老年人健康的產業發展,是商品生產與公共品供給相交織的領域,因而也是營利性投資與產業政策相結合的領域,在帶來私人回報的同時產生社會收益。因此,促進老年健康保障和相關產業發展,也應該在健全基本養老和醫療保險制度、完善基本公共服務供給體系、推進適老化改造、實施大健康產業政策等方面發揮政府作用。促進老年人健康產業與資源配置、產品和服務定價,以及供求調節方面的市場機制有效結合。(作者:蔡昉  中國社會科學院國家高端智庫首席專家)

毛多多bgm

<i id="g4v9c"><bdo id="g4v9c"></bdo></i>
<u id="g4v9c"><bdo id="g4v9c"></bdo></u>

<i id="g4v9c"><sub id="g4v9c"></sub></i>